提交  
 
 
搜尋:
  教牧心聲 > 周品輝傳道 ─ 比較腓立比書和正向心理學如何看快樂
日期 : 2019-05-17
 
被稱為心理學第四波的正向心理學(Positive Psychology)成為近代被吹捧一門學說,大量衍生了例如正如親子教育法、正念(Mindfulness)等等新鮮的理念、課程及活動。正向心理學以尋求人生快樂為目標,為大眾所接受,而且方法容易,吸引了不少人注意及嚮往。其中,最為人所留意是以往哈佛大學一個名為「幸福學」的學科,吸引了大量的學生參與,成為甚至全球注意的課程。

其實,聖經腓立比書其中一個主題亦是喜樂,保羅在腓立比書中以十六次的形式使用了“喜樂”這個詞。最常見的歡樂同源詞有chara,“內心的喜悅”和 charein,“歡喜”,這兩個歡樂與恩典的概念有著密切的聯繫。比較正向心理學和腓立比書,我們發現有一些相同的得到喜樂或快樂的途徑,例如「感恩」,也有一些類近的方法,例如正如心理學的正念、冥想跟信仰的祈禱、默想相似。雖然如此,正向心理學與信仰兩者在深層有不少的差異,以下簡述其中一些重點:

1. “超越人所能理解”
保羅稱神所賜的平安是「出人意外的」(腓4:7),新譯本作「超越人所能理解」,它是人不能完全掌握的,是由上而賜下的一種心靈狀態。正向心理學以科學方法研究快樂,科學方法就是人所能掌握的,可以有方程式百分百控制到快樂的產生,只要你跟著方程式,你就能得著快樂。但是,信仰上所謂「超越人所能理解」不只是指這種快樂本質高於平常的快樂(有所謂喜樂比快樂更高層次),也是指它因為是神所賜的,它完全是神主權所控制,而非人所能控制。

2. 正向心理學對人性太樂觀
正向心理學改變了以往心理學以人心理問題作出發點的取向,不研究病態,改革聚焦於人性的正向特質及能力,所以它對人性是很樂觀的。相對而言,基督教雖然也提及人性的光明的一面,但亦提及人的墜落,甚至無力自救,如果人要活出神原設計的光明人生,人需要救恩拯救,而這份救恩不是靠自己的,不似正向心理學那般對人性的樂觀及高估人的力量。

3. 苦難(suffering)的價值
基督教信仰給予人生苦難多一份珍貴價值,讓信徒面對受苦可以看是為基督的緣故,因此信徒人生目的可以不必追求地上的快樂,不似正向心理學以人的追求快樂為人生最終目的。信徒的人生目的更多是「信服基督,並要為他受苦」(腓一29),受苦是常數。

4. 將來最大喜樂的盼望(Hope) 
正向心理學沒有來生的領域,時間上有今世的限制,所以追求的只是今世的快樂。但是,基督教信仰有永生觀念,所以認為今生的快樂是有限的,最大的快樂是將來能夠與主同在,因此可以「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,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」(腓一23)。當我們的時間線不是止於我死亡一刻,我們會輕看今世暫時的痛苦,也不太強求今世的快樂。

基督徒能從正向心理學確認我們一向屬靈操練傳統方法的有?性,而我們亦欣賞用科學量化方式研究快樂,雖然真理不用依靠科學去証明真確與否,我們用的是信心。最後,相比沒無神觀念的正向心理學,我們仍然確信信仰帶來的喜樂是更大的的喜樂,與神結連的生命仍然是我們快樂的根源所在。